58.反派角色 四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58.反派角色 四

58.反派角色 四 -


  当沈归初次与水烛先生交锋的时候,就对这位仿佛无所不知的中年妇人心生疑虑。因为即便说破大天去,这位水烛先生也不过是三十六岁的年纪,但她却仿佛可以通晓天地万物那般;不单对自己的身世了如指掌,就连自己周围的人,也都能够如数家珍。凡是有如此神通之人,如果不是‘千里眼、顺风耳’的仙人转世,那么在她的背后,就一定有无数的帮手在为她日夜奔忙。
  
  被幽北人称颂为‘天纵奇才’的沈归如是、而这位几乎足不出户的‘水烛先生’,也定然如是。这世间万物皆生有处、死有地;除去夺天地造化于己神的天灵脉者之外,每个人的‘神通大能’,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来的。
  
  单凭水烛先生‘团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潜伏于沈归身边的这一点而言,已经足够神通广大了!但就是这样成熟强大的死士,最近前后两次的‘救援行动’,最终却都‘去晚了一步’;他们非但没有捉到半个活口,竟然连对方离去的身影与脚印都未曾见到……
  
  由此可见,如果凶手不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天灵脉者,那么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水烛先生豢养的那一批死士,根本就是一手托两家的‘双面间谍’;而水烛先生吩咐他们前去救援,无异于抱薪救火、请黄鼠狼看鸡窝!
  
  最终经过双方开诚布公的交流,这件错综迷离的案子,终于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根据水烛先生所说,她消息的来源很有多不同的渠道:既有早年结识的江湖豪侠,也有一些鸡鸣狗盗的市井之徒;既有不入品级小吏差丁,也有一些名号响亮的朝廷大员。因为在水烛先生看来,只有消息来源途径越复杂,经过多方比对之后,得出的准确性也才越高。那么根据沈归的推断,至少在她的如此复杂的消息渠道之中,出现问题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至于说那些供她驱使的杀手死士,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尽管那些人之中,有很多都是百战余生、忠诚勇敢的老兵;但同时也有不少人,是金盆洗手之后的江洋大盗。这些人经过水烛先生整训之后、便常年凑在一起行动、彼此之间自然凝聚起了深厚的感情。如果其中的某一位被对方所收买,那么很有可能就会面临着集体倒戈的情况!
  
  怎么会‘晚到一步’?分明就是他们下的杀手!
  
  水烛先生听完了沈归的推断之后,也觉得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奴家也曾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终究还是没有行之有效的防范措施。一来,奴家身为女子之身,又是四品知府的掌印夫人,实在不便经常抛头露面;二来,奴家手无缚鸡之力,倘若真的遇见了麻烦事,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这三来,他们之所以能为我所用,为的也大多都是回报恩情,并没有利益的约束……之前听你想要提走赵捕快,是不是想要以他为饵,来上一招引蛇出洞呢?奴家劝你最好还是放弃这个念头。这燕京城可不比奉京,如今你的身上究竟‘挂了’几双眼睛,南康会馆周围又埋伏了多少眼线,你能说得清楚吗?你的一举一动,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而且若是只有你沈太初一人,倒还没什么紧要;毕竟以你的能耐来说,想要盯你的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如今你身边还带着两位姑娘,她们可都没有自保能力的……累赘!”
  
  沈归焉能不知道水烛先生所言不虚?但此时敌人在暗,自己在明,本就已经失了先机!如果再不兵行险招、谋求出奇制胜的话,就只能被人一步一步地诱入圈套之中,最终与赵捕快一样,落得个满盘皆输的惨淡收场……如果能有选择的话,拖家带口的沈归,也根本就不会弄险。
  
  “哎……怎么就惹上了这一身的麻烦事呢……”
  
  向水烛先生与罗知府告别之后,沈归便再次返回了地牢之中。他把那位面如死灰的赵捕快拎了出来,随手便扔出了府衙门外;随后便牵着李乐安的小手,扬长而去了。
  
  而这位赵捕快得以重见天日,整个人仿佛厉鬼游魂一般,怪叫嘶吼着向自家方向跑去……
  
  沈归把李乐安送回南康会馆之后,便单枪匹马折回了赵家小院,并在院子附近监视了一整夜。不过沈归的所见所闻,除了街坊邻居的喝骂之声、便只有赵捕快那如同幼猫啼哭一般的古怪叫声;直到第二天清晨,当沈归看着五官扭曲,口歪眼斜的赵捕快,光着身子跑上了大街之后,便重重叹了一口气,回到南康会馆补觉去了。
  
  是的,这位赵捕快,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
  
  养足了精神的沈归,便带着两位姑娘前去庆和楼填饱了肚子;之后,又替她们二人叫来了一辆驴车,让他们自行乘车返回;而他自己则租赁了一匹驽马,趁着城门还没有关闭的当口,直奔西北方向而去。
  
  当距离燕山县赤乌据点还有五里路,沈归便停下了马来,徒步穿行于密林之间。没过多久,他便在密林边缘的一棵秃树之上,发现了正靠在树干上假寐的齐雁。
  
  “怎么样了?”
  
  “没什么特别的,除了训练便是外出办差。至少在这一段时间里,连个眼生的人都没见到。”
  
  “嗯……如果我想知道,那些前去南康会馆刺杀我的废物们,如今还有几个活口;但同时又不想让赤乌的人知道此事,你能办到吗?”
  
  齐雁听完之后,先是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把自己的手指头探入口中,随即高高举起测了测风向,这才皱着眉头回道:
  
  “没什么问题。今天入夜之后应该会起大风,借着这个机会,想要办成此事也没有多难。”
  
  其实沈归对于四皇子周长安、乃至他老子天佑帝周元庆二人,心中都没什么成见。但结合最近发生的诸多怪事看来,只怕这两位身份尊贵之人,手下人的态度也都十分暧昧。沈归敢信任周长安,却不敢信任他手下的赤乌。
  
  没过多久,天色便暗了下来。当闭眼假寐的沈归,听到耳边传来极低的破空之声以后,再次睁开双眼,已经看不见齐雁的身影了……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齐雁还未曾返回;反而是赤乌的据点之中忽然灯火通明;还有一位只穿着裤子的青年人手执铜锣,慌慌张张地跑到了院子当中……
  
  沈归眉头一皱,心知恐怕是齐雁已经暴露了行踪,急忙由腰间解下一枚黑色飞镖,一扬左手,只听飞镖传出了一声尖锐的哨音,直奔院中那位‘锣鼓手’而去……
  
  此人才刚刚扬起锣锤,咽喉处便多出了一柄末端带着孔洞的黑色飞镖,随着他濒死的呼吸之声,不住地发出了尖锐的哨响……
  
  不愧是四皇子手下的精锐,无论是防备力量还是反应速度,都远非常人可比!尽管沈归打出的响镖,就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帮可能被敌人围困的齐雁拉扯出足够多的撤退空间;但对方的援军不但警觉度极高,就连应急措施也十分得当!他们只是略微打量了几眼院中的尸体,便立刻分成了三组人马:一组守在尸体旁边当‘活靶子’,另一组则绕着这座小院开始仔细排查巡视;而最后一组人马,则带上了弓弩渔网,直奔响镖末端所指的方向扑来……
  
  直到对方已经踏入了密林之中,沈归也没有见到齐雁的身影出现。不用问,他肯定是在院中遇见了大麻烦!沈归如此想来,心中更是万分焦急。他急忙系上了蒙面巾,又从腰间抽出了惊雷短剑,反握剑柄,贴在小臂之上;下一个瞬间,沈归便化身为一匹在林间穿梭的黑豹、仅仅几个起落以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其实面对如沈归这等、擅长在‘林间作战’的高手而言,最好的应对方法便是全体撤出密林,挖好陷阱、设好了埋伏之后,便开始纵火烧山!如此一来不但人力损失小得多,就连事先的准备工作,也因为风借火势的原因,而变的轻松许多。
  
  不过很可惜,这些赤乌的探子既不知道来者的身份,也不知道对方的人数;他们只是在密林边上停顿了一下,便一窝蜂地涌入了密林深处……
  
  心念齐雁安全的沈归,根本无意与他们缠斗太久。几个兔起鹘落,那十二位擅入密林的赤乌探子,咽喉处都多出了一条红线来!
  
  单凭这干净利落,身如鬼魅的手法来看,如今的沈归,比起钱江观潮之前的‘黑月老岳海山’来,也是丝毫不差的!
  
  不过,这十二位‘擅追穷寇’的探子虽然可以逐一击破,但留在院中的那十二位赤乌探子……沈归也只得正面相抗了!
  
  寒冬季节那凛冽而呼啸的北风,裹挟着犹如怪鸟一般‘从天而降’的沈归,出现在了赤乌联络点的院墙之外……站在沈归对面的,正是那队负责巡逻与警戒的赤乌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