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那小子来了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家庭乱伦> 第1065章 那小子来了

第1065章 那小子来了 -


      ☆百☆度☆搜☆索☆小☆说☆楼☆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她身体颤抖的开口说话。
  
      杨牧轻轻抚摸她的肩膀,笑道:
  
      “哪里痛?”
  
      “头!头好痛!”
  
      “我怎么能帮助你?”
  
      “抱着我!抱着我杨牧!我需要你的拥抱。”
  
      杨牧无奈笑笑,抱紧索马。
  
      他其实很想给索马支支招,然后就发现没什么鸟用。
  
      两个巨大的丧尸群在战斗,那就是死命的拼杀,战场都打的冒烟了,任何计谋在这样战斗中都不可能帮上忙,它们拼的就是数量,看谁能把谁杀光。
  
      只可惜丧尸杀丧尸,想要快速干掉对手并不容易。
  
      尤其是普通丧尸之间的战斗,相互撕咬,咬来咬去十分钟都没咬死一只,这意味着战斗必然会旷日持久的持续下去,按照这种进度,打个一年都是有可能的。
  
      杨牧觉得指望着地面出现漏洞逃脱没戏,终究还是要挖通地道。
  
      不过它们打斗,也就让城中真的安逸下来,迪克现在挑选食物也是去议会领地那边。
  
      杨牧连连叹气,抱着索马给她诸多安慰,直到把她哄睡杨牧才离去。
  
      索马是有时间睡觉的,现在打仗也不用她指挥,就是丧尸互冲。
  
      杨牧离开又去检查防御,并且放出消息说徐德胜被关在这里,只要徐大年来找就能找到。
  
      气氛在杨牧眼中是紧张的,可等了足足六天后,杨牧泄气。
  
      没来?
  
      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徐德胜也不是徐天子亲生的?所以他不在乎这个儿子的死活?
  
      杨牧只能这么想。
  
      这几天来实在是无事,只有舅妈偶尔出现,打探他是不是秦羽的事情。
  
      杨牧当然不承认,主要是舅妈嘴碎,杨牧怕自己的身份人尽皆知。
  
      议会领地区域最近也变得太平了,早在几天前狂澜学院的人就把黑莓学院的潜伏者清理干净。
  
      这是他们放出的消息。
  
      可杨牧打探后发现,其实一共就死了几十人,这可跟杨牧的预想不一样,他觉得黑莓学院的人应该更多才对。
  
      另外还有徐德胜的供词,他说罗兰大教堂地下就是徐大年所在的地方。
  
      杨牧那天就派人去侦察了,结果地下确实有基地,但侦查人员去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杨牧一开始还以为是徐德胜被抓,打草惊蛇后他们转移了。
  
      而就在昨天,探子们抓到了几个末日工会的遗留人员,这才知道徐天子消失的原因。
  
      据他们说,好像黑魔发出的指令,立刻全员撤出埃尔亚,只给了他们两个小时的时间集结。
  
      这件事就发生在杨牧抓住徐德胜的十分钟后。
  
      之后他们就直接撤出了埃尔亚,具体从什么路径走的不知道。
  
      那几个倒霉鬼没有及时赶到集合地点,所以没能离开。
  
      怪不得只是杀了那么几个黑莓学院的人,原来他们跑了。
  
      杨牧又派人去找他们逃跑的通道,可目前还没有结果。
  
      怎么就跑了呢?
  
      杨牧翻来覆去琢磨,最后只想出了一个原因。
  
      黑魔也就是叫做徐侠客的家伙,很可能是被阿茹娜吓跑的。
  
      阿茹娜的出现不算高调,但是对于亲历者来说也不能算低调。
  
      虽然空间只有几十米,但时空一下完全停止,却还能看到听到思考,长达几十分钟。
  
      如果这被黑魔徐侠客知道,很可能就会知晓阿茹娜来了,神魂之间不是有感应吗?弄不好当阿茹娜释放了灰色原石能量,徐侠客就感应到了。
  
      他害怕阿茹娜,或者是怕她背后的神王,因此直接就逃走。
  
      他觉得羽翼还没丰满,所以不敢向阿茹娜以及神族挑战。
  
      甚至,他不敢让徐大年来救他的儿子,因为他并不确定阿茹娜是不是跟自己在一起。
  
      毕竟当时阿茹娜在自己面前说了不短时间的话,林森父子还有后进院子的几个打手都是有看到的,他们当中很可能就有人把消息透露出去。
  
      杨牧想通了这一层层环节,也不知道应该是喜是悲,仇人原本近在眼前了,可现在却很有可能已经逃去了天边,这还真是郁闷呢。
  
      于是杨牧开始再次亲自出征,到了议会领地大刀阔斧的又找三天,鸟毛都没发现一只。
  
      好
  
      吧,现在没办法了,除了加强戒备他真是无事可做。
  
      原本是带着一股气想要彻底报仇的,十多天过来,这股气慢慢散去,陷阱也不需要设立了,杨牧直接将这个防御点撤离,人员解散,然后带着赫拉与昏昏沉沉的索马返回了秦家。
  
      索马最近大多数时候都是昏迷状态,其实是因为她的主魂离开,回去亲自指挥战斗了。
  
      杨牧甚至无法感受到索马心中的更多情绪,只剩下残酷的杀戮,这让杨牧有些担心,却没办法帮她。
  
      相处了这么久,多少还是有了些感情,淡淡的,难以诉说。
  
      不过这种情绪在到了家中之后也就没了。
  
      奶奶李淑芳来找杨牧谈话,给他狠狠的抱怨了一次。
  
      “孙子啊,都说好要结婚的,这老宋家搞出了幺蛾子,说不同意,我们能理解,毕竟姑娘是人家的。可你怎么能一直不回来了呢?我托人去找你,说你忙工作?就真的那么忙?”
  
      “哎,奶奶,是真的忙,我给人下套挖陷阱,猎物随时可能来,你说我这个猎人能离开吗?稍瞬即逝啊!”
  
      “那猎物抓住了吗?”
  
      “好像已经跑远。”
  
      李淑芳听得连连点头,琢磨了下才道:
  
      “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儿女情长,可是孩子,你爸你妈不容易。你现在找回来了,那当然就是咱家最大的喜事,可是......可是你不姓秦了啊。”
  
      奶奶说到这里落下了两滴眼泪,不等杨牧安慰,就继续道:
  
      “奶奶可不是老顽固,听了你的故事,也知道杨牧这个名字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你说它代表了你的一生,我非常同意!你只要人回来了就是秦家最大的满足,名字改不改都无所谓,可是......你爸也难啊,香火无人!虽然你妈妈又怀孕了,可男女也不知道,所以......你要加把劲!雅茹这孩子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时候我就喜欢她,现在她也是咱家的儿媳妇,我是真的不忍心让她改嫁啊,呜呜呜。”
  
      “奶奶,我也没说要她改嫁啊。”
  
      “可现在人家不嫁你了,而且是家里边不同意,你咋办?”
  
      “我去找他们讲道理!”
  
      “讲道理?孩子!咱家没理啊!你才来回来多久?我们就要把雅茹嫁给你,那老王太太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说咱们祸害人家闺女!”
  
      “怎么没理,宋雅茹不是咱们明媒正娶的?”
  
      “啊!你要把真实身份告诉他们家?”
  
      “嗯,我妈身体越来越稳定了,我想也不用那么严防死守,应该顺其自然。”
  
      “对对对,如果你肯透露身份,那咱么就有理了,雅茹确实是咱们用八抬大轿抬进门的,那天可热闹了,只可惜新郎不是你,让你表妹帮你顶替的。”
  
      “是啊,可那也是娶进门了,奶奶,我一会就上他们家,请他们全家吃饭,补一下求婚的流程,以杨牧的身份!”
  
      "好好好!奶奶让人给你多备点彩礼,戒指啥的有吗?"
  
      “有,我在末日流浪这么多年,收集的东西一大堆,拿出来吓死他们。”
  
      “嘿嘿,可别吓唬您丈母娘和老丈爷,那都是好人,就他家那老王太太,你吓唬吓唬她。”
  
      “行!哦对了,我听说有个叫张元奇的小子和雅茹还是青梅竹马?咋回事?”
  
      “没事,就是小时候偶尔在一起玩来着,大了之后他对雅茹有意思,不过雅茹对他不感兴趣,你也不用为难那小伙子,人好像不坏,就是喜欢雅茹。”
  
      “嗯,我不为难他,让他绝望就是。”
  
      “行,我孙子是个传奇人物,这事奶奶相信你能办好,这样,礼你就不用管了,我给你准备,先给老宋家送去,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知道你要上门,嘿嘿。”
  
      李淑芳很兴奋,立刻安排人,半个小时候就弄了一堆东西,全都当做彩礼给宋家人送去,烟酒糖茶都有,也算是追求了一把传统。
  
      ......
  
      宋家院就在秦家大宅之内。
  
      宋雅茹,奶奶王桂芝,妈妈丁莉,爸爸宋子航,姑姑宋婷,当然还有张元奇,以及其他所有的家属一共十多个人,正聚集在院子中开会。
  
      起因是他们收到了秦家的求婚礼。
  
      院子中,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已经安静了许久,最终,坐在椅子上
  
      的王桂芝开口。
  
      “哼!什么东西!那时候不说三天后结婚吗?结果这都过去几天了?距离所谓的结婚日有十天了吧?他连过来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孙女,你可要看清了这人的嘴脸!他不但有家室,而且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宋雅茹低着头,并不说话。
  
      王桂芝看了看她,然后又把目光转向宋子航。
  
      “我真是生了一个没用的东西!”
  
      宋子航一听就知道这是冲这自己来了。
  
      “妈,我怎么没用了。”
  
      “你有用?哼!你要是有用,就不会让我孙女嫁给一个失踪了多少年的秦家少爷!如今有要去嫁一个来历不明的杨少爷!”
  
      “妈啊,你这怎么还带找后账的啊,那时候你不也同意了吗?何况我和老秦这么多年关系,那时候秦嫂子精神不好,她从小就喜欢咱家雅茹,雅茹也一直叫她妈,结婚不就是为了让秦嫂子高兴高兴吗。”
  
      “是!你们都是好人!就我是恶人,可怜我的好孙女了!”
  
      王桂芝说到此处就落泪。
  
      宋雅茹一看急忙过去安慰,然后也跟着落了几滴的眼泪。
  
      王桂芝哭了一会,擦了眼泪又道:
  
      "一会那小子不是要来吗?我表个态,这桩婚事我坚决不同意,凭什么说把我孙女嫁了就嫁了?一会他来,让他把这些礼全都拿走,他要想利用他如今的身份权利和原石异能本领威逼我孙女,我就死给他看!"
  
      “奶奶,你别说这话,他不会的。”
  
      宋雅茹急忙替杨牧解释。
  
      “哼!不用安慰我!你以为我不知道?我都调查他了,他可没少欺负你,我听说她刚来就对你动手动脚的?这事我也就是昨天才知道,如果早知道,看我不和他去拼命,真以为咱们老宋家没人了?”
  
      宋雅茹哑口无言了,因为这话不假,杨牧刚来的时候是对她动手动脚,还动嘴呢!他一项就是这样。
  
      总不能告诉奶奶,她其实不抗拒他的黑手吧?
  
      啊?
  
      咦!
  
      不行不行!
  
      那不就等于告诉奶奶,自己丝毫不介意他随随便便摸自己的小手,还有摸自己的大腿吗?
  
      这可是绝对不行。
  
      宋雅茹一句话不说了,脸色异样。
  
      宋雅茹他爹宋子航看到了女儿的表情,有些理解错误。
  
      “什么?他还干过这事?”
  
      张元奇急忙道:
  
      “叔叔,真的是这样,不信你问姑姑。”
  
      宋雅茹的姑姑宋婷还真知道这些事。
  
      “他进府不就是因为一个偷衣贼吗?后来那偷衣贼带着很多人来想要对付秦府,那天我就看杨牧和咱家雅茹动手动脚的,拉着她的手,还抱着她,雅茹都是在反抗。虽然杨牧对秦家对我们确实帮助很大,如今更是秦家的当权人物,对他的战斗能力和指挥才能我是认可的,可这人太浪荡了一点,雅茹啊,我觉得他作为老公而言,并非良配。”
  
      张元奇乐了,一个劲的点头。
  
      宋雅茹脸更红,内心一片空白,不知道怎样解释。
  
      宋子航毕竟是做爹的,而女儿那可是上辈子爹爹们的小情人。
  
      一听毛头小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敢对女人这般的亲近,简直是太不要脸。
  
      都是大老爷们,宋子航不难想象,如果是进了洞房,自己乖巧懂事可人的女儿还不一定被人家怎么把玩。
  
      越想越心酸,越想越郁闷。
  
      于是宋子航大吼出声。
  
      “小贼子!我还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人!不嫁了不嫁了!”
  
      宋雅茹一听有点着急。
  
      家中主事的也就是奶奶,爸爸,姑姑。
  
      现在这三个人全都反对自己嫁给杨牧,可如何是好啊!
  
      虽然宋雅茹还不确定要不要嫁,但她更没想过的是不嫁。
  
      哎,杨牧啊杨牧,你到底在哪里呢?
  
      十几天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娶我,结果你竟然消失了这么多天。
  
      好吧,既然你不来,那我不嫁你又何妨?
  
      宋雅茹这种念头一出现,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波澜,头深深的低下,双眼中豆大的泪珠滴落,竟是止不住。
  
      就在这时,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众人目光撇过去看,啊!那小子来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xslou.com』无弹窗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