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魔界降临成定局,九龙鼎大功告成 一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648章 魔界降临成定局,九龙鼎大功告成 一

第648章 魔界降临成定局,九龙鼎大功告成 一 -

    魔域皇城极深处的地下,密布有成百上千道互相交叠影响的阵法。这些出自大供奉手笔的阵法,为得不是稳固这座雄伟的城市,一切都是为了那道连同魔界的裂缝。
  
      在送走红鱼后,常曦一行五人顺着踪迹来到二皇子府。刚刚飞到府上,阵阵难闻的血腥恶臭从府中各处弥漫出来。
  
      赢昭君瞳孔骤然紧缩,这里可是戒卫森严的二皇子府,尤其在知道二皇子赢如晦是魍魉组织的幕后主使后,怎么想这约莫是大本营的府上,都不该会是如同地狱一般的模样。
  
      常曦神念审视下,发现二皇子府上已经没有半个活人的气息。众人落下身形,这才发现蛰伏于府上的众多魍魉死士以及仆从管家等人,早已经融化成一滩模糊血肉。
  
      二皇子府上各色人等加起来,不在三百众之下,此刻却全部惨死,其中不乏修为高深者,浓郁的血腥尸气冲天而起。
  
      地藏王菩萨闭目合十,一遍遍念着阿弥陀佛。
  
      大师兄云岚皱起眉头,挥手打出几道明火术,将遍及各处的血迹燃烧殆尽,说道:“这些人生前体内应该被这位皇子种有奇蛊,这种蛊毒让他掌控宿主的一举一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宿主的性命,让宿主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他的命令。”
  
      云岚摇了摇头道:“只是这种蛊毒十分霸道,一旦施蛊者身死,这些注定没有好下场的受蛊者也会在顷刻间毙命。”
  
      常曦想起自己在杀死二皇子时,周围的魍魉精锐顷刻间也跟着变成飞灰的一幕,轻轻点了点头。
  
      常曦强横的神念沿着双腿深深贯入脚下大地,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那些阵法运转的波动和频率。这些阵法都埋藏在地下几百丈下,哪怕是最顶尖的神通术法,也无法做到将二皇子府下几百丈深的大地整块翘起,便是神游境也无法轻易做到。更何况那些阵法异常脆弱,万万经不起这种折腾。
  
      常曦一番审视下,发现地底下这些阵法中间似乎有着一道空心的圆柱,这个圆柱模样的空间一直深入千丈之下。
  
      而这圆柱空间的顶部,似乎连通着地表上中堂的某处。
  
      众人马不停蹄的赶往中堂大厅,刚刚步入其中,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呆住。
  
      在中堂大厅白玉地板的中央,一名容貌端庄的柔美女子跪坐在书案后,纤细如藕的手臂摊在书案上,手腕处有着深可见骨的伤口,殷红的鲜血铺洒书案,血液早已完全凝固。
  
      女子生前有浅薄修为,哪怕散去护身气机,寻常利刃也难以造成致命伤,可见这名女子的求死之心何等坚决。
  
      只是这名自裁女子直至此刻,面颊因为失血过多而显露出令人扼腕的苍白,但她嘴角却依旧带着好似解脱的微笑。
  
      赢昭君捂住嘴巴,她当然认得此人,她是皇妃沛如苇。
  
      这名嫁入帝王家却从未享过半点福的悲情女子,终于不愿再向命运低头,不管他那位名义上的“夫君”在夺嫡战中是否能笑到最后,她都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告别这片炼狱。
  
      众人叹息不语,绕过女子,穿过中堂,来到一处书房。
  
      在常曦的感知中,这里应该有着一道可以连通到地下深处的圆柱空间,但这座书房实在很普通,除了装饰奢华以外,常曦师兄弟三人一阵忙碌,却根本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二师兄云墨挨个将书柜移开,寻找有没有类似于密道的存在,嘴里嘀咕道:“如果小师弟你感知没错的话,这座书房肯定内有乾坤,我们好好找找,一本书都别放过!”
  
      这时候,只见地藏王菩萨忽然径直站定在一扇薄墙前,身上金色佛光乍现,面对威严佛光,那扇平平无奇的墙面竟开始荡漾起涟漪波纹,随着菩萨一掌拍出,荡漾如湖水的墙面顷刻间崩碎成齑粉,露出了背后深不见底的漆黑天坑!
  
      众人进入天坑中,沿着那座仿佛是直通九幽的深处的木梯一直向下。天坑周围似乎有着什么古怪法门,能够将泯灭光源,让众人打出的照明术无法照亮脚下。
  
      天坑深处往上飘出幽幽的风,让胆子实在是称不上大的赢昭君两脚发软,只有攥紧了二师兄的手才得以继续行走。
  
      反倒是常曦和大师兄相视一笑,他们两人都实打实的经历过死者的黄泉世界,眼下这些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异常静谧的天坑中回响着脚步声,不知走了多久,众人面前出现了一道约莫有百万斤重的巨大殿门。这次常曦当仁不让,走上前去,只一掌犹如天威的断岳截江就砸破殿门。
  
      但是在这石破天惊的一掌落下,殿门破碎后,之前他就曾惊鸿一瞥的滔天魔气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出来!
  
      哪怕是魔帝嬴政身上魔气的精纯程度,也不及此刻这些滔天魔气的十分之一!
  
      “都站到我身后来!”危急关头,地藏王菩萨身上爆发出远超神游境的伟岸气息,手中道道佛光升起,顷刻间就在众人面前铸就出一道金色壁垒。充斥着无尽邪恶的魔气撞击在金色壁垒上,竟发出如同将死之人的凄厉嘶吼。若仔细去看那些魔气的形状,恰似深陷地狱受苦而无法自拔的人影。
  
      赢昭君被魔气冲击壁垒的震荡向后倒退,凄厉嘶吼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她顿时就瞪大了眼眸,她不敢置信。
  
      “这…这是大哥的声音?”
  
      常曦面色剧变,这些魔气难道是由那大皇子赢当辛弄出来的?这些邪恶魔气远超神游境的范畴,他如何能够做到?
  
      地藏王菩萨挥手打出无数净业法印,嘴中念起大势至菩萨心咒,面色从未有过的凝重,显然这些非同寻常的魔气让他也不得不慎重对待。随着菩萨大喝一声“我佛如来”,一道宏伟而肃穆的法相出现在他身后,浑身琉璃。
  
      赫然是佛门中最为强横的如来琉璃法相!
  
      菩萨面对魔气左手压下,不只是魔气有被镇压的趋势,就连此刻皇城上空的云层就在骤然下沉,无数道金光穿透云层的帷幕落下,贯穿地表岩层,竟直达千丈之下的地底深处!
  
      不只是常曦和赢昭君,二师兄和大师兄此刻也看的瞠目结舌。这哪还是什么神通术法,根本就是神迹!
  
      这气势非同小可的魔气被就对金光壁垒格外忌惮,再被阳光直接照射,顿时宛如被烧焦般发出刺耳哀鸣。地藏王菩萨眼神急转,肩膀上的火红袈裟自行飞出,旋转着不停变大,在空中释放出红莲之火,与佛光金光三位一体,终于将这股魔气逼回大殿中予以镇压。
  
      师兄弟三人哪还不知道这魔气的厉害,三人各站一方与地藏王菩萨形成合围之势,三股剑气大**薄而出,形成三道蔚蓝的剑围,与佛光一起,终于将这魔气给完全镇压下来。
  
      “当初我只能粗略的感受到这种魔气精纯的可怕,但万万没想到会厉害到这种程度。”常曦看着剑气与佛光压制下还在不停挣扎如同活物般的邪恶魔气,心有余悸道:“如果不是有菩萨同行,我们四人恐怕这会已经中招了。”
  
      地藏王菩萨背后琉璃法相悄然消散,只轻轻摇了摇头,指了指这座大殿的中央。
  
      几人顺着菩萨指的方向看去,心头被狠狠震撼。
  
      原来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大殿中间,一道足足可以允许一人通过的虚空裂缝如同伤疤般浮现在半空,一根魔纹密布如同活物般闪动光芒的玉柱在裂缝前伫立。从玉柱周围四散的斑驳血迹来看,这里之前应该被束缚着某人才对。
  
      常曦艰难回头看着剑围之中宛如人形的邪恶魔气,在结合赢昭君之前所说,这玉柱上之前被束缚的是谁,昭然若揭。
  
      地藏王菩萨向着虚空裂缝走去,每一步都迈的极为谨慎小心,常曦也想跟上去看,却被菩萨回头猛然呵斥:“常施主你在想什么?这些源始魔气连神游境的心智都可以侵蚀,何况你只是炼虚境,就算你身负龙皇体也未必能够抗住几息功夫,给小僧站在原地老老实实的别动!”
  
      常曦头一次见他这般动怒,连忙举手投降。
  
      地藏王菩萨用无比凝实的佛光环绕着自己向虚空裂缝走去,每向前一步,他都感觉有一种能够拉扯他灵魂的恐怖吸力在逐渐变大。相距五丈,这已经是承受吸力的极限距离。
  
      地藏王菩萨看向那道宛如丑陋伤疤的裂缝深处,想要从其中窥得某些真相。他此次愿意助常曦一臂之力,一方面是想弥补当年自己行走黄泉的分身犯下的过错,另一方面就是自己亲身来到此,看一看常曦所说是否是真。
  
      因为近段时间他总心神不定,感觉人间会有大事发生。
  
      虚空裂缝的深处定然是通往魔界,源始魔气就是最好的证明。但裂缝之中漆黑一片,偶尔可见微弱如烛火的红芒一闪即逝。地藏王菩萨心切,情不自禁的再向前一小步,越过了那只玉柱,试图看清那些微弱红芒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就是这看似这微不足道的一小步,却险些让一名功德无量的地藏王菩萨葬送于此!
  
      这一小步迈出,地藏王菩萨周围明亮如实质的佛光只在一瞬间就统统炸碎成虚无,向裂缝中的那股吸扯力道暴涨百倍不止,彻底击碎了菩萨脸上的淡定从容!
  
      地藏王菩萨有刹那的明悟,他怎就敢忘记了那句谶语?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那些魔界裂缝中闪烁的红芒,根本就是魔神的眼睛!
  
      地藏王菩萨身后的如来琉璃金身须臾间再度盘踞,怒容尽显中有道道玄奥无比的佛门谶咒出口降魔,但不知为何却成效甚微,要看着自己就要被吸进魔界裂缝前三丈距离!
  
      每隔一丈距离,吸扯力道都会呈几何倍数暴增,一旦进到三丈范围内,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无计可施!
  
      正当地藏王菩萨就要被一步步拉扯进深渊时,他背后横生三股磅礴的剑气大潮,壮观绝伦,呼啸着一轮轮向着魔界裂缝中攒射不止。常曦师兄弟中三人修为最高不过云岚的神游境,这些剑气就算加起来也只能堪堪比肩菩萨信手的一记神通,稍微靠近裂缝就会被滔天的魔气侵蚀成虚无。
  
      但怎奈何剑气磅礴着似乎无穷无尽,前仆后继着把裂缝前的三丈空间堵得水泄不通,竟是硬生生的削弱了裂缝那头的吸扯力道,给地藏王菩萨争取到了极为宝贵的喘息时间!
  
      地藏王菩萨面容如怒目金刚,浑身佛光暴涌着在手心中凝聚成禅杖模样,一杖击穿堪比精金的地面,艰难的向后退去,终于回到五丈范围之内,吸扯力道顿时不再有威胁。
  
      “呵呵呵,蛮夷的人间竟有仙剑的气息,真是意外。”
  
      魔界裂缝中红芒大盛,竟传出一声极具威压的低语。
  
      大师兄和二师兄眼角紧缩,猛然看向身旁的小师弟。
  
      手执月虹剑呼啸剑气万千的常曦心房犹如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紧紧攥住,喘不过气来,但随着月虹剑的剑光不受自己控制的连续暴涨,那股形如大手的气势被生生斩断。
  
      月虹剑曾是仙界神兵,在上任主人手中可谓斩魔无数,对付这种源始魔气最是得心应手。修为已是炼虚境后期的常曦早已解锁了月虹剑的所有秘密和记忆,才使得月虹剑现在可以凭借以往的记忆和本能,竟能斩断源始魔气。
  
      月虹剑灵童子模样的身形浮现,小小脚丫踩在剑尖上,眼神冰冷,讥讽道:“不过是只超凡境的魔头,就只敢躲在裂缝装模作样?有种过来这里,当年你这种货色本小爷不知道斩下过多少颗头颅,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
  
      裂缝那头的魔神呵呵冷笑,竟没有意料中的反驳,而是说道:“这种阴阳凛冽的剑气,应该是仙剑月虹,错不了的。”
  
      就算只能看到魔神的一只眼睛,常曦也能猜到这头远在另一界的魔神嘴角会有着何等冷酷而残忍的笑。
  
      “当年仙界诞生灵智的神兵无数,但成功逃脱也就唯有你一柄剑而已。一柄仙界神兵确实厉害,但如今不过握在一个神游境都不到的蝼蚁身上,当真可笑。”
  
      “如今看来在人间的嬴政已死,无人再能主导破界阵法的事宜。不过还好,嬴政那个废物到底还是临死催动了人柱力强行打开裂缝,只不过通道不稳,还需要进一步稳固。”
  
      “看来我们魔界的降临时机需要稍稍延后了。”
  
      魔神喃喃自语,猩红眼眸扫过裂缝前的五人,杀意无限。
  
      这位魔神长笑一声,撂下狠话:“五年,不,最多三年,魔界就可以稳固裂缝通道,彻底降临你们人界了。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给自己选座好坟吧,我们会再见的。”
  
      说完,魔神扫过众人脸上阴沉之际的神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