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弟子苏白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024、弟子苏白

024、弟子苏白 -

登仙镇
  
  芈十的铁匠铺孤零零的坐落在街尾。Ww.la
  
  木门上布满了蜘蛛网,铜环锈迹斑斑,行人从铺子前路过,匆匆瞥上一眼,旋即快步离开。
  
  半年前,洛尘和芈十双双失踪。
  
  这件事在镇子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传言,两人均是被野狐林的野狐精吸去了阳气,沦为了狐妖的玩偶,在那枯树从内惶惶不见天日。
  
  镇上的大人物花了重金请了几位捉妖的能人异士却都是有去无回,有辈分大的几位老先生断言,此妖狐必须得是那些能够飞天遁地的仙师才能收服,除此,别无他法。
  
  仙师?这古剑山上不正是有个神秘的仙门嘛。
  
  可是,上山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下来过。
  
  于是,这几日,每家每户出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带上瓜果贡品,堵在那登仙路上,跪倒在地,不断祈求山上的仙师能够听见他们的祷告,下山收服妖狐,还登仙镇上一个太平世界。。
  
  这日,似乎是因为他们的诚心感动了山上的仙师,半山腰上,五彩祥云漂浮在上空,不断有流光从天际一闪而过,继而没入山顶,消失不见。
  
  人们匍匐在地,身体抖的像筛糠般,一动也不敢动。
  
  好半日,天上的异相才消失不见。
  
  ..........
  
  ...........
  
  三年一度的从承剑大会如期举行,古剑宗对此格外重视,早在前半个月就邀请了各派的同道中人前来观礼。
  
  承剑,意味着新一代弟子当中已经有人茁壮成长起来,从入微踏入修行,这些人都会成为门中中流砥柱般的存在。
  
  承剑,就是新生。
  
  是一簇小火苗,是希望。
  
  不仅古剑宗,其它门派也有类似承剑大会这样的选拔比赛。
  
  据说,凡间的成年礼就是起源于修仙门派之中。
  
  男子十八,举行冠礼,剑修门派,则是入微境界承剑。
  
  在古剑宗最高的龙首峰上,各方来宾早已入座,静候着古剑宗承剑大会开始。
  
  新一代弟子们好奇的往各派方向望去,如此盛况,是他们在凡间从未见过的。
  
  辈分最高的李青山居于正中,左右分别是姬翎和水月真人等各主峰的峰主。
  
  下首之人亦是个个俊朗不凡,超凡脱俗,独特的神韵令人望而生叹。
  
  这时,一位形容枯朽的师叔上前,询问承剑大会是否可以开始了。
  
  李青山往下首扫了眼,皱了皱眉,奇道:“无尘寺的同道一向是十分守时,今日却是为何迟迟未到?”
  
  那位师叔摇了摇头,用眼神询问在一旁的徐冬青。
  
  徐冬青负责山门外的接待事宜,此事当然是问他最为妥当。
  
  徐冬青会意,上前几步,对李青山等长辈行了一礼,微微笑道:“无尘寺的前辈们已经到了宗门范围内,只因山下有村民跪伏在上山路口间,前辈们便下了祥云,奔那去了。”
  
  话声刚落,周边便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李青山抚须长笑,“无尘寺的同道还是那般热心肠,都说佛陀普度众生,看来此言非虚啊。”
  
  凰墟阁来的是阁主凤菲的妹妹,凤潇潇。她手里牵着一个扎着麻花辫,眼睛亮晶晶,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
  
  凤潇潇抿嘴笑了笑,建议道:“无尘寺的师兄们要感化众生,想必需要花费一部分时间,李师兄,我们还是先开始吧。”
  
  凤潇潇的声音婉转动听,加上她年纪稍大的原因,听着却是有分慵懒之意。
  
  李青山点了点头,示意承剑大会现在开始。
  
  ......
  
  承剑,三年为期。
  
  而新一代弟子入门不到一年,此时承剑,说来却是有些差强人意了。
  
  所以,新一代弟子中选择承剑的只有寥寥几人。
  
  作为先天凝血的剑修天才,芈十九当然在列。
  
  除他之外,还有王倩,李姓弟子等人。
  
  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晃了晃凤潇潇的手臂,问道:“姑姑,你说的那个先天凝血的天才是哪个啊?他有我这么厉害嘛。”
  
  凤潇潇忌惮的看了眼芈十九,宠溺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现在自然是没有你厉害,你可是阁中最年轻的银铃使者啊。”
  
  她自然不是忌惮方才神海境界的芈十九。
  
  而是先天凝血的剑道天才,实在太过可怕。
  
  作为凤墟阁阁主的亲妹妹,自然知道许多常人不可得知的秘闻。
  
  上古年间,妖魔作祟,屠戮人间。
  
  古剑宗开派祖师手提三尺青峰,独自一人将妖魔尽数斩尽,留下了无数传说。
  
  先天凝血的恐怖之处由此深深根植在诸派之间。
  
  “但愿,他不是下一个那样的人物。”
  
  凤潇潇在心里又加了句。
  
  小女孩咯咯笑着,手腕上的银铃泠泠作响,引来了李青山等几位大人物的目光。
  
  以八岁的弱冠年纪,就成为了凤墟阁内的银铃使者,这份修为,已经不是单单凭借努力修行就能得来的。
  
  凤墟阁以后,不容小觑。
  
  站在台下的芈十九,面对所有人的关注,心中紧张不已,小手微微颤抖着,目光慌乱的在人群中搜寻着。
  
  那个人,他为什么不在?
  
  今日,是格外重要的日子,他应该会来的。
  
  芈十九心中期盼着。
  
  可是,他失望了。
  
  洛尘并没有来。
  
  “他不会来的,以他的实力,应该没有颜面出现在承剑大会上吧。”
  
  站在他旁边的王倩娇笑道。
  
  芈十九暗暗握紧了拳头,默默闭上了双眼。
  
  他在调整状态。
  
  主持大会的囚师叔飞落看台,说了番了无新意的场面话。
  
  正当众弟子心中紧张,以为会叫到自己时,囚师叔却是抬头看向了天际。
  
  嗡
  
  一道嘹亮的剑鸣响彻山谷,连湖中的水珠都被蒸腾成白茫茫的雾气。
  
  惊叹间,一道窈窕的身影站在了囚师叔跟前。
  
  她身着白色剑袍,面色清冷,指尖作了个剑的手势,冷声说道:“弟子苏白,前来承剑。”
  
  人群哗然。
  
  “苏白,是苏白师姐。”
  
  “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苏白师姐也来了,此次承剑大会有看头了。”
  
  ..........
  
  “那个姐姐好厉害......”
  
  扎麻花辫的小女孩昂着头,满脸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