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救人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7章 救人

第7章 救人 -


  道路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向后退去,劲风袭面,萧问的心中却是渐渐冷静下来。
  “押着那么多人,他们必定会走大路,而且速度不快,从陈家村出发到青阳城估计得五日左右,以任老虎所说来推断,他们最多已经走了三日,我骑马前往青阳城需要两日,这么算来我肯定能追上他们!”
  萧问一催座下马驹,速度再次加快,如一阵风似的赶向青阳城。
  第二日下午,离青阳城只有五六里的地方,萧问终于追上了这支押解着陈家村全村老少的青阳帮队伍。
  百十来个陈家村的村民被一二十个身着青阳帮外门服饰的劲装大汉环绕着,缓慢的向着青阳城方向移动。
  压抑而低沉的哭声不时从人群中传来,就仿佛一群柔弱的绵羊被恶狼围在中间,显得是那么无助与绝望。
  萧问不再迟疑,纵马来到队伍前方,翻身下马,挡在了他们前进的方向上。
  “马儿马儿,奔驰了一天,你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去吧”萧问丢掉缰绳,让喘着粗气的马儿自行去旁边吃草。
  队伍前方,一名瘦高男子看着道路中央长身而立的萧问,微微伸手,队伍便停了下来。
  “敢拦我青阳帮外门执法队,给我绑了!”瘦高男子一声低喝,便有两名劲装男子从身后窜出,扑向十几步外的萧问。
  “果真是嚣张霸道”连问都不问就要将萧问拿下,可见这青阳帮平日里也是霸道惯了。
  萧问身形微微一动,便避过两人的攻击,来到了两人身后,手掌一伸,就是两记手刀劈在他们脑后。
  “梆!”“梆!”
  两人摔落在地,荡起一阵尘土,竟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昏了过去。
  “什么”瘦高男子心中微微一惊,此人正是杜得伟,青阳帮外门副门主“冷面阎罗”罗万山的心腹。
  “看来遇到个‘高手'”这两个执法队弟子虽然只是普通弟子,但一见面就能把两人击倒,已经能算是普通人眼中的高手了,但他杜得伟可不是普通人。
  “柳七、柳八,你俩去称称他的斤两”
  “嗯”两名面容相似的男子走了出来,看着萧问的眼睛带着一丝轻蔑。
  副门主罗万山手下两大心腹,除了杜得伟就是“八柳”。“八柳”乃是兄弟八人,武功高强,手段凶残,罗万山能有这“冷面阎罗”的称号,有一小半倒是这“八柳”的功劳。这次把柳七、柳八派来,也是为了对付那摧毁白头山匪窝擒住阴厉的三个蒙面人。
  “不管你是那三个蒙面人之一,还是要愣充好汉,这次你都来错了”杜得伟心中讥笑,嘴角微微翘起,似乎萧问的命运已然握在他的手中。
  萧问静静的看着走来的两人,步伐稳健,目露精光,一双手掌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微微蜷曲。
  “不错,比刚才那两个要强”萧问心中下了结论,“但也仅此而已”
  这次,萧问却主动迎了上去。
  “真是自己找死”柳七目光一冷,口中讥诮道。柳八却是“嘿嘿”一笑,没说什么,但脚下的步伐却加快了几分。
  三人越走越近,马上就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
  杜得伟看到柳七、柳八的双手微抬,心中有些异样的兴奋,这是即将要看到敌人被虐杀的兴奋。
  但很快,两人的手臂又放了下来,杜得伟心中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柳七、柳八的背影,萧问的身形刚好被两人挡住,因此看不到三人交手的情形。
  下一刻,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一双大手从两人中间伸出,将两人向旁边拨开,走了出来,不是萧问又是何人?
  身后,柳七、柳八的身体栽倒在地,没有声息,眉心有一抹血红。
  杜得伟心中不好的预感已然变成了恐惧,“你杀了他们?”他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发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很快又加了一句“你敢杀了他们?”,这次的声音稳定了许多。
  萧问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了句:“该你们了”
  “狂妄!”杜得伟狂吼一声,声音之大,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仿佛这样才能呼出心中的恐惧,他的右手也紧紧的握了握腰间的长剑。
  长剑的剑柄上镶着一颗宝石,剑鞘华丽无比,一看就价值不菲,平日里只是作为装饰之用,但现在却不得不出鞘了。
  “给我上,杀了他,赏金三百,中阶功法秘籍一本!”
  萧问手臂微动,拢于袖中的一截两尺长短的树枝滑落手中,树枝很细,连几岁的小孩儿都能轻易将其折断,但却可以用来杀人。
  几息之后,萧问将树枝扔于路旁,树枝顶端已变成了红色。他的身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人,这些人眉间都有一点殷红。
  在他的对面,杜得伟瘫坐在地,双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他的右手紧紧的握着那把贵气逼人的长剑剑柄,但却始终都没有力气拔出来。
  萧问不再看他,从他右手边走过,向着白家村的村民们走去。
  正在这时,杜得伟眼底一抹狡色闪过,右手用力按下剑柄上的宝石,下一刻,一簇钢针剑柄顶部射出,急速的飞向萧问的小腿。
  “嗯?”萧问感觉到有异,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双脚用力,整个人跃在空中,钢针从他脚底飞过,“叮叮叮”的射入了几米之外的树干之中,只留下十几个针眼大小的孔洞,小孔周围一片青色,看来钢针上应该是抹了剧毒。
  “什”杜得伟一声惊叫还没有出口,就被恼怒的萧问一脚踢晕。这杜得伟的演技,差点就将让他栽了个大跟头。
  萧问摇了摇头,再次警醒自己,前世的世界歌舞升平,乃是大安之世。这个世界却截然不同,充满了争斗和危险,踏错一步就有可能万劫不复,能够死而复生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然是万幸,自己可不能奢望再来次穿越吧。
  “我白家村三百余口叩谢恩公救命之恩”一白发老者在一少年的搀扶下一敛破旧的衣衫,颤巍巍的就要跪下来。身后,白家村三百余人也都跟着跪了下来,脸上都写满了感激之情。这老者其实萧问见过,乃是白家村的村长,那天白头山土匪伏诛,正是他带着人上的山。但萧问当时隐在暗处,所以萧问认得他,他却不认得萧问。
  他为何一开口就要谢萧问的救命之恩,还要行如此大礼,其实是有原因的。白家村此次被污蔑勾结土匪以致全村都要被抓去挖采铁矿。若是在三年前,受罪是肯定的,但却不会有性命之忧,甚至还能领到些许工钱。但今时不同往日,自从“冷面阎罗”罗万山掌管了青阳帮的刑罚堂,进了铁矿山就等于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这在青阳城所辖这三镇十一村早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万万不可,快快请起”萧问赶紧上前将老村长扶起。“大家也都快起来吧,眼下还不是客气的时候”
  “恩公,还请您救我全村老少啊”老村长眼泪都快下来了,刚要直起的身子又弯了下去,心中的凄苦之情实在是无以言表。想我白家村世代耕农,村民们淳朴善良,每年都要交不少税赋给青阳帮,你青阳帮不但不庇护于我等,还污蔑我全村老少勾结土匪,这不是血口喷人吗?眼下虽然暂时被眼前的恩公所救,但死了这十几个青阳帮弟子,这等于狠狠地扇了青阳帮一耳光,青阳帮又岂会善罢甘休?肯定是罪加一等,若说之前是重罚,现在恐怕真要是死罪了。
  白家村村民们获救的喜悦马上被这后续的隐患冲的无影无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有些人有些甚至都觉得还不如眼前这位少年不出现不就他们呢,说不定在铁矿山熬上几年还能有条活路。
  “老村长,你先带着大家到西南面的树林里休息一下,等我的消息”萧问顿了一下,还是接着说道“若是我子时前还没有回来,你就带着大家逃命去吧”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但事情是否会有未知的变数,他却并不确定。
  “恩公,您与此事并无牵连,您救了我们一次,我白家村已经无以为报,本不应让您再陷入险境,但我白家村三百余口的命实在不该如此结束啊,我们这老头子是早就活够了,但娃儿们还小啊,不该就这样没了啊”老村长泪如雨下,浸湿了花白的胡子,在他布满皱纹的枯瘦脸颊上留下一道道的印记。他突然拽着萧问的胳膊,“要不,恩公您带着娃儿和婆娘们走吧,我们其他的人留下来抵罪”
  “爷爷,我不走,我要跟您在一起”旁边的少年也跟着掉眼泪,但眼神却有些坚定。
  在这种情绪感染下,白家村众村民也都有些悲伤,女人们也都抽泣着,不少汉子也都眼中含泪,纷纷响应着村长,准备跟他一起留下来抵罪。
  “老村长,诸位白家村的乡亲们,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给您们洗脱冤屈,让青阳帮不但不治你们的罪,还要给你们赔礼道歉”萧问大声说道,语气诚恳而肯定。
  “只要证明我们是清白的,不治我们的罪,哪里还敢让他赔礼道歉”村民们纷纷说道,心中的悲伤减轻了几分,希望多了几分。
  “老村长,你们保重,我去了”萧问搀起老村长,嘱咐了几句,便向着青阳城急掠而去。
  老村长看着萧问急掠而去的身影,突然想起了一事,便大声喊道:“恩公,还未请教您大名。。。”一句话了,萧问的人影已消失不见。
  老村长不禁一阵自责,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啊,恩人的姓名怎么都忘记问了。
  “爷爷,相信恩公一定会回来的,我们到时候再问也不迟”少年收回崇拜的眼神,劝慰道。
  “但愿吧”
  老村长心中的大石仍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那可是青阳帮啊,青阳城方圆百里的霸主,对他们来说是毫无疑问是庞然大物,它已经屹立几十年了,萧问虽然看起来武功不凡,但是他能让这庞然大物低头吗,他,能成功吗?